北京磁维电竞教育电竞发展

010-82493910

中国电竞的发展方向与趋势

            来源:磁维电竞教育        时间:2018-11-13 11:33

从“黑网吧”走向“亚运会”,从“不务正业”变为“为国争光”,昔日的“网瘾少年”如今也身披国家的荣誉,以国家的名义在另一种赛场上征战。中国电子竞技发展在走出一片扑朔迷离后,又该将何去何从?

完美世界CEO萧泓博士发表中国电竞的特色化发展之路主题演讲

早在今年8月份上海举行的2018全球电竞大会上,关于电竞的发展方向就有过一番探讨。完美世界CEO萧泓博士在峰会设立的“闯出特色产业化之路”板块发表了题为“新生的中国电竞——中国电竞的特色化发展之路”的主题演讲。萧泓表示:“中国电竞产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多有创新。借助全民化、全球化、融合化、生态化的发展,中国电竞形成了日益完善的产业生态链,和其他文化领域以及体育行业也实现的跨界融合的泛娱乐发展。再加上从政府到产业的全面支持,中国电竞的实力日益加强,成为全球电竞发展的一个标杆”

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电子竞技继亚室会后,再度成为体育界正式的国际赛事中的项目。此次虽是表演赛。但其将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中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在本次亚运会电竞的六大项目中,中国代表队参加了其中四项(Aov、英雄联盟、炉石传说、皇室战争)并取得了2金(英雄联盟、Aov)1银(皇室战争)的成绩。

但令人尴尬的是,面对如此佳绩,除央视体育对此也只是一笔带过之外,国内没有一家电视台对赛事进行转播。

在更早之前,中国跳水冠军何超在国体局称将着手组建电竞国家队时发微博称:“玩游戏也能拿冠军,我们这些项目训练这么辛苦真是白干了。”作为冠军,他有着传统运动员的优秀与骄傲。难道电竞就真的只是玩游戏吗?此次发文看似是为传统运动员讨公正的正义之举,实质上这是是对电子竞技有着相当误解与偏见的错误观点。电子竞技与玩游戏不能一概而论,电子竞技对于即时反应、团队协作、手眼脑协调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要求,使得其在脑力消耗方面高于相当部分的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例如《英雄联盟》赛事中的五局三胜制——平均长达两小时的赛时里要求注意力的高度专注与反应神经的长时紧绷,更是使得其成为一场脑力与体力的双重较量。

电子竞技火爆的赛场

当任何一种兴趣上升至职业的程度时,那么兴趣本身势必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衰减,程度则取决于当事人的心态。电竞亦是如此,当你每天坐在屏幕前进行着8小时以上的集中化训练时,还会觉得这是属于游戏“放松、娱乐”的范围吗?千万次地敲击键盘鼠标、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枯燥的练习操作、与团队在一场又一场的对局中不断磨合,都只是为了距极致更近一步。

何超的那番话确实从一方面折射出社会大众对电竞的普遍观点:将电子竞技与游手好闲挂上等号,仍然把电子竞技视作不务正业,对电子竞技的态度还是停留在“打个游戏都能赚钱”的感慨……

的确,玩游戏谁不会,但一枚金牌就已经能说明游戏爱好与电子竞技终究是存在区别的,每一枚金牌都是用汗水与泪水浇铸而成的,就算是不被外界看好的电竞,其取得荣耀背后所付出的努力也同样值得肯定与尊敬。冠军的产生是因为他相较于其他人距离极致更近了那么一步。在这场角逐中,天赋只能算是入场券,后天不断的练习方能铸造最强的斗士。在超越自我中追寻极致,不正是体育精神的本质所在吗?

早在2003年,国体局便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项正式体育发展项目,并于2008年再度归为第78项体育竞技项目。那身为正式项目的电子竞技,为什么在近20年来却得不到大众广泛的支持呢?

电子竞技类游戏已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可以先从当今社会结构组成来初步看待这个状况,目前社会的主要话语权掌握在40-60岁的人群之中。不仅是因为其社会阅历丰富,且他们对社会经济贡献的占比较高是其影响力的重要因素。这部分人多为父辈一代,对新兴事物的接纳度不高,再则易混淆电子竞技与网络游戏的概念。出于对下一代的保护心理,带着对网游的排斥同时也将电子竞技拒之门外。新世纪交接的年青一代对电竞认可度相对较高,但终因其经济能力薄弱,社会话语权、影响力远不及其长辈群体。导致电子竞技得不到大众广泛的支持。

并不是说电子竞技对社会而言没有任何弊端,纵使其可视作传统体育精神在现代科技上的延续,但它在与现实社会相结合的探索过程中确实给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带来了社会问题。但是其消极性是相对于我国目前社会上对电竞认知的不准确而言的。就我看来,其消极性具有隐蔽性与间接性两大特点:隐蔽性在于电竞的含义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上的电竞仅仅作为一项体育项目,但在广义中却包含着其周边产业。如将电竞狭义上的益处与优势不加论证便套以整个广义电竞中,就会使得某些商业上的乱象披上所谓“体育”的庇护。难以对其进行管理;间接性则在于,电竞作为一种引导会将未能准确理解电竞含义的青少年引入网游的漩涡中愈陷愈深,从而加剧了网游所带来的消极影响。

青少年这个群体会随着时间而成长,这个社会的旗帜也终会交接到他们手中,所以事关青少年的问题,毫不夸张地说便是事关国家安全,社会秩序的问题,这也是为何“电竞”屡屡成为舆论焦点的缘由所在。

长辈们的担忧并不是无的放矢,但部分家长的过度紧张使得问题愈加复杂。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在舆论的是非中仍未能探明究竟还有多少机构打着治疗的幌子对青少年实施非法拘禁与折磨。肉体上的疼痛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心灵上的创伤却不会被轻易抹除。在事后的讨论中却也不能一昧地指责当事家长的不负责任与决绝,忽略了此时身为受害者的所谓的“网瘾少年”何曾几时也同样是破坏家庭和睦的“施暴者”。

对此向社会各级尤其是青少年准确阐明电子竞技的真正含义显得尤为重要:应该让青少年清楚明白电子竞技是作为一项对脑力开发有益的体育运动,而不是成为他们“逃避现实,沉溺虚拟”的避风港与桃花源。随着世卫组织在2018年发布的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中,将“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疾病,也充分说明了此举的急迫与必要。

但就处理方式而言应是宜疏不宜堵,长辈应适当放下封建家长制的权威,而是以同样的平等的人的身份与青少年沟通。对于大部分问题的讨论,少年们反对的或许不是长辈们的观点,而是对其言行的态度、方式等有所不满——这是现代青年对平等追求与对绝对权威否定的特征之一,同时也是现代家庭矛盾的主要源头。可以说大众对于电子竞技的争论,不过是将此类矛盾的一部分以更加尖锐的形式放大展示给了整个社会。

电子竞技来源于网游,但却不仅仅作为网游的衍生产业。如同飞机竞速等飞行器类比赛象征着飞行器诞生以来所进入的“天空时代”;电子竞技同样可以标志着自互联网创立至今所迈进的“信息时代”的一项全新运动。1972,美国斯坦福大教育内举办了一场游戏名为《Space War》的电子游戏比赛,数十名选手面对着闪着荧光的显示屏角逐高低。在经历了40年发展的电子竞技,如今无论是赛事的硬件设施,还是比赛项目的种类均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与发展。可以说电子竞技的诞生是顺应时代的产物,但其在我国初期发展的逆社会思潮而行的行为对其正常发展起到了极大的阻碍作用。

在我国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当时网络游戏被视作“精神鸦片”、“电子海洛因”,在社会中犹如洪水猛兽般的存在。在这个社会背景下,国体局毅然宣布电子竞技成为一项正式的运动项目。这一举动当时便遭至了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质疑与反对,但也就是在社会舆论的一片质疑声里,中国电竞也算是开始了艰辛又磕绊的起步。在刚开始的时候,央视体育频道还有一档《电子竞技世界》节目来对当时世界流行的《星际争霸》、《魔兽争霸》等电竞赛事进行解说观赏。似乎电竞也将就这么平稳地发展下去了。但2002年“蓝极速”网吧的一把大火(因网吧内争纷酿起的一起纵火案,造成2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在社会舆论对网络游戏的声讨中越烧越旺,因作案者为未成年人,该事件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与重视。在事态渐渐平缓之际,2003年12月4日“遵义网吧事件”(网吧内少年因游戏内争执所导致的斗殴致死案)又像是寂静的夜空中的一道惊雷让人惶恐,且涉案人员均为中学生。事态之严重,情节之恶劣,无疑是在社会舆论上空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一时间使得网络游戏再度成为社会各界口诛笔伐的对象。国务院于2004年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足以看出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广电总局随即出台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子竞技世界》由此停播。电子竞技整个行业被该事件拖累发展陷入低谷,国体局也同样受到牵连在质疑声中自顾不暇。电竞顿时显得孤立无援。

常规来说,电子竞技的发展应该依次经历三个阶段:正规化,产业化,专业化。好比西方诗歌依次走过了“史诗、叙事诗、抒情诗”这三个阶段一般。但也正如同中国诗歌发展从开创直接跳至抒情诗一样,中国电竞的发展也越过了正规化跳至了产业化的过程。而现实印证的是早熟的中国古诗歌早衰了,目前中国电竞也遭遇了如此发展的境遇:在表面上商业产业所推动的经济快速增长背后,是电竞行业内的混乱与无序。反观美韩等电竞大国在上世纪末便已建立了较为成熟完善的管理制度。国内相关部门并未出台任何行之有效的规范措施与管理方法,而广电总局又在一旁不断出台对网游电竞的相关限制。另外国家各部门态度做法不一也是造成电竞局面混乱的重要因素。回顾历史,新中国成立之际,举国上下各部门同心协力,历经三年光阴实施“一化三改”。物质上,保证了社会主要生产力量为国家所掌握;思想上,为当时人民描绘了社会主义的前景蓝图。政府才宣布我国正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

电竞赛事举办会场

扫除问题再发展的方式值得电竞行业在未来规划中借鉴与学习。尤为是在对社会思潮的适应方面:在韩国,电竞对于民众来说并不陌生。以韩国英雄联盟选手“Faker”为例,在他的每场比赛里,他的奶奶也会到现场亲自观战助威。与之相比,国内大多大多数选手无法得到来自社会、家庭的理解与认同。他们更像是“一个人的军队”。中国电竞的发展走向正轨仍旧任重道远,但却不能操之过急,应当在监督管理与规范制度下稳扎稳打,切忌“大跃进”。这不仅是对电竞从业者的挑战,更是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共同协作。当今的青年终会成长,电竞也终会被大众所接受,并且我相信这段过程不会太过漫长。

同时也在最初那段艰难的时光里,在那批不被理解却仍默默前行着的中国电竞人中走出来《雷神之锤3》的“Rocket boy”孟阳、《魔兽争霸》中的“人皇”Sky李晓峰等。他们的汗水汇聚成火光,虽微弱但也照亮了电竞前方未知的路。与外界所想的优裕生活不同,大部分职业电竞选手有着近乎清贫的生活。起初发展之初,没有比赛便没有薪金,那时的他们更像是一群追梦的孩童,执着着不愿醒来。为着每场赛事刻苦训练、四处奔波。哪怕是现在除去豪门俱乐部外,他们的月薪也仅不过与普通白领相近。“没有工资也要打下去”更是大多电竞者仍坚守着的信念。或许有人会将收益较高游戏直播提出与电竞等同,电子竞技之所以能从网络游戏中独立出来,本身是由于其竞技性与娱乐性占比有着悬殊的差异。而游戏直播作为网络游戏的另一大衍生产业,其目的是将网游中的娱乐成分放大并呈现给观众,以节目效应来获取商业利益。所以在电竞与游戏直播之间,二者是属于相互平行却又相互依赖的关系。有着不少的前职业电竞选手进入游戏直播的行业,亦或是现役选手也在训练之余通过直播提升人气、补贴家用。但此时他们的行为重心已从竞技转为娱乐,这是需要从本质上区分的概念。游戏直播依靠电竞提升可观赏性,电竞也通过游戏直播获得推广与发展,这也是近些年电竞逐步回归大众视野的推力之一。

中国电竞已经闯出了一条特色化产业化之路。许多厂商开始举办国际化的电竞大赛,逐渐形成了了完善的赛事体系。类似DOTA2亚洲邀请赛这样的日渐专业化和职业化的世界顶级赛事,极大的推动了中国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另外,中国电竞还呈现独特的生态化趋势,不仅催生了电竞直播这样新兴业态,还和文化、体育行业实现了跨界融合。正是因为这些创新,中国电竞近几年发展速度极为快速。中国电竞始终保持了快速增长势头。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2018年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了 417.9 亿元,预计全年市场规模将逾880亿元。而有业内报告显示,中国电竞人数2018年预计将达到2.8亿,潜在用户规模达到4.5亿,为全球最大电竞市场。

电竞赛事举办现场座无虚席

“困境中开拓,逆境中探索。”“执着坚守,不贪图物质享受”等属于仍在守望着的电竞行业者身上的共性。这些足以作为中华民族精神在信息时代的承载,这种“电竞精神”使得他们坚守着作为中国电竞发展的见证者,同时也身为中国电竞发展的开拓者。在内心,为自我守望着最初的理想;在赛场,为国家争取着无上的荣耀。从雅加达亚运会,再到英雄联盟S8赛季全球总决赛冠军、炉石传说世界杯冠军……中国电竞正创造着一项又一项的历史。2018年可以作为中国电竞发展里程碑的一年,预示着中国电竞的发展将迎来新的时代,掀开新的篇章。这不只是“一个人的战争”,也不仅是属于电竞者的荣耀,更是体现中国人拼搏奋斗精神的自豪。对于电竞者来说,他们的梦终会有实现的一天,中国电竞的发展前景也会逾见光明。

谨以此文先给所有仍在坚守着、前行着的电竞工作者,并予以致敬。

 


上一篇:皇室战争新手卡组怎么选,房子流卡组分享
下一篇:京东杯电竞大赛S2完美落幕,绝地求生项目最终名次确定
磁维电竞教育合作伙伴

即刻提交我的专属需求

Copyright (c) 2017-2021 北京磁维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